3月11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在京圆满闭幕。从庄严肃穆的人民大会堂,到春意融融的神州大地,新格局的征程已经开启。自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有权不可任性”表述以来,历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新提法、新表述都备受关注。今年的新提法中,“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巩固恢复性增长基础”,“不急转弯”备受市场瞩目。

在此背景下,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CWM50)于近期举办了系列专题研讨会,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全国政协委员、申万宏源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上海人民政府参事、人民银行调统司原司长盛松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祝宝良,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连平,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广发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渣打银行大中华及北亚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等于会上就“两会”热点问题,发表了相关看法。


“非常态”,既要稳住也要巩固

作为承前启后的一年,2021年具有特殊意义。当前疫情虽得到有效控制,但经济复苏依然存在不确定性。黄益平认为,当前经济复苏的步伐并不平衡,虽然经济反弹力度很大,但增长的推动力并不平衡,是一种“非常态”的经济增长,具有突出的“非常态”特性,是疫情因素和政策因素叠加作用的结果。

杨成长表示,从转变来讲,宏观上要看四个方面:一是政策体系的转变。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时的政策体系转向“十四五”新确立的一些政策导向。二是经济政策的转变。现在政策方向强调两方面,既要保持政策的延续性,不能够立马退出、立马改变,又要最大可能地让政策恢复常态化。三是外部环境的转变。对外要打通循环,尤其是打通与欧洲的循环;对内要通过制度性开放和自贸区来解决问题。四是社会目标的转型。我国发展的目标有两个重要的社会目标:乡村振兴和进一步实现公共服务的均等化。

连平表示,从全年来看,有四个方面问题需要关注。一是2021年下半年出口增速可能放缓;二是输入型通货膨胀压力明显增大;三是融资利率具有上行压力;四是银行不良贷款的暴露。

沈明高提出,三个不确定性对今年乃至未来宏观经济走向非常重要。一是两局叠加。我国要新开局,如果世界经济都是上升趋势,对我国经济转型有很大帮助。但相反,由于通胀和利率的超预期上升,甚至有引发美国债务危机的风险,导致全球经济复苏不如预期,对我国将是重大挑战。二是经济和市场的动荡。通货膨胀带来的不确定性和由此引发的货币政策调整及市场调整,从现在起到下半年或许都将是常态。三是从外循环向“双循环”的转变过程。一方面外循环要发挥平衡、稳定的作用,另一方面要启动或畅通内循环。

对2021年中国经济发展展望与对策建议,肖钢认为,一方面要巩固我国经济复苏的基础,同时,还要预防通货膨胀。特别是要预防系统性金融风险,必须按照中央要求坚持宏观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不急转弯,同时在实施积极财政政策过程中要更加注重效率和可持续。黄益平表示,中国作为应对疫情最有效的国家, 经济复苏最快的国家,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导致了夸大“政府管控”在经济中作用的乐观情绪。虽然政府管控能力在应对危机时有明显优势,但不一定能够替代经济发展过程中市场机制的作用,需要避免在后疫情时期形成对政府作用的过度自信,资源配置与定价功能还是应该由市场承担。


“弯要转,但要缓”

具体来看,从财政政策角度出发,丁爽表示,政策的正常化必然是今年的一个趋势和方向。去年较为扩张的财政政策对GDP提供了支撑作用,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也对财政政策提出了要求,一是要提质增效,二是更可持续。他建议,今年的预算赤字的一部分可以用去年的结余资金来弥补,在设定债券发行规模时,不应照搬去年的模式,不应按赤字的水平去确定。货币政策方面,他认为应该增加央行扩表的工具,就是购买国债。一方面可以实现货币的合理增长,另一方面,可以使央行在管理国债收益率曲线方面有一定的影响力。

盛松成也就货币政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指出,我国当前经济面临的主要任务是恢复和稳定经济增长以及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至少在今年上半年之前,都不宜收紧货币政策:一是相对于发达国家,我国货币政策在去年积极应对疫情的过程中并未搞大水漫灌;二是我国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收紧货币政策不利于稳增长和防风险;三是从当前的物价和资产价格水平等经济指标来看,我国经济还远未达到收紧货币政策的条件。同时,他赞成长期资本投资我国,但要防止短期内大量投机资金流入国内,推升资产价格,赚取利差和会差双重收益,扰乱我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施行。


绿色经济要发展,国际目光不能散

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列为2021年的重点任务之一。在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过程中,绿色金融是重要的配套支撑。如何以服务绿色低碳发展为宗旨,进一步完善绿色金融政策体系,也受到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们重点关注。

王信认为,关于绿色低碳发展与人民币国际化之间的良性互动,他认为要重点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一是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建立碳排放强度和总量的双控制度;二是完善碳金融市场建设,包括有序增加各类市场主体、金融市场工具,引进更多的机构投资者;三是提升碳金融市场国际化水平,提升我们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条件成熟时推动与国际市场的互联互通;四是稳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创造条件增加内地和香港碳金融市场的联系;五是增加对“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绿色低碳项目人民币计价结算的直接投资。

国际市场方面,邢自强认为,去年全球经济中国一枝独秀,但今年,西方经济体,尤其是美国会强势归来,全球经济的关键词将变为美国的“高压经济学”。而美国经济在高压经济学的信条下强势复苏的同时,也蕴藏着风险,那就是再通胀。重点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居民家庭把多余的2万亿美元储蓄,转化为报复性消费的力度和速度。


*转载或引用,必须是以新闻性或资料性公共免费信息为使用目的的合理、善意引用,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同时必须保留本平台注明的来源信息。


【双周闭门2021年5期|总84期】两会前瞻:2021 年发展目标与宏观政策

2021-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