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客观辩证认识当前经济增长形势,为政策制定和金融市场提供决策参考,5月6日,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举办“经济增长形势分析闭门座谈会”,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祝宝良作主题发言时表示,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巨大外部冲击对经济的影响,需要一个更为科学的分析框架和分析方法。当前经济持续恢复,但产出缺口尚未得到完全回补。预计今年二、三季度我国经济环比增速会有所提高,全年经济增长8.5%左右。


祝宝良表示,全球经济并不支持物价持续、大幅度上涨。当前中美经贸关系走势,信托、债市等金融风险,房地产调控、碳达峰碳中和等均问题值得关注。我国宏观政策应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不急转弯;完善体制机制,发挥好市场配置资源作用;同时加强预期管理。


以下为发言实录。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巨大外部冲击对经济的影响,需要一个更为科学的分析框架和分析方法。一是要从中长期发展看当前经济,就是要结合潜在经济增长水平,把2020年波动因素即基数因素剔掉,基于2019年数据计算复合增长率,看目前的经济形势。二是从边际变化看经济,结合环比变化研究经济。三是要从微观主体的感受和状况看经济,结合大数据提供的信息和消费者信心指数、采购经理指数(PMI)等研判经济。

 

经济持续恢复  但产出缺口尚未得到完全回补


得益于我国率先控制住新冠肺炎疫情、复工复产,我国经济在2020年一季度遭受严重冲击后,从2020年二季度开始经济出现了快速恢复。今年一季度,我国GDP实际同比增长18.3%,2021年比2019年第一季度经济增长10.3%,两年平均增长5%。如果把6%左右作为潜在经济增长基准值,疫情造成的产出缺口尚未得到完全回补。同时,经济恢复出现了减慢趋势,2021年一季度环比经济增长0.6%,而2015年至2019年期间,各年一季度GDP季调后环比增速大致在1.7%左右,2020年四季度环比-9.3%、10.1%、3.1%、3.2%相比,恢复速度有所减慢。


2021年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4.5%,环比增长2.01%;两年平均增长6.8%,处于2015—2019年期间各年一季度的最高水平,工业已完全恢复到甚至快于疫情之前的水平,工业的产能利用率处于历史性高位。


第三产业尚未恢复到正常水平,一季度,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长速度两年平均4.7%。2015年至2019年第三产业一季度平均增速在7%~7.8%之间,平均为7.5%。增速慢的主要是零售业、交通运输、住宿和餐饮、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从企业结构看,主要是中小微企业增长慢。农民工进城就业数量下降也反映出中小微企业相对困难。


2021年一季度开始,需求端恢复速度开始快于供给端。2020年,我国生产恢复明显快于需求恢复,出口成为拉动经济的重要动力。从今年一季度同比和环比速度看,我国需求端恢复开始快于供给端,零售额和制造业、基建投资恢复加快,房地产投资、出口继续恢复。


2021年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两年平均增速为4.2%,其中3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两年平均增速为6.3%,环比增长1.75%。居民边际消费倾向同比提高2个百分点。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两年平均增长2.9%,其中3月份固定资产投资环比(不含农户)增长1.51%。制造业投资两年平均为-2%,但快于1—2月份两年平均-3%的水平。基建投资两年平均增长3%,大大高于1—2月份两年平均-0.7%的水平。

 

国内价格上涨主要是结构性


我国工业品出厂价格环比从2020年11月份开始较大幅度回升,主要是石油、化工、有色金属、铁矿石、黑色金属等原材料价格上涨,工业消费品和居民消费品价格基本稳定。从世界范围内看,大宗商品价格从2020年3季度开始上涨,2021年以来涨幅还有所加快,主要是世界各国生产端恢复慢,需求端恢复快,疫情导致生产和产业链不稳定,企业通过扩大库存规避风险,短期内需求生产错配。全球流动性泛滥,大宗商品金融化后,期货多头增加,也拉动价格上涨。


我国率先控制住疫情和率先复工复产,经济还存在一定的缺口,货币政策处于常态水平,通胀压力不大。钢铁、部分化工产品等美欧的市场价格水平和价格涨幅明显高于我国,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并不是我国需求拉动的,我国的原材料价格上涨主要是输入性的。同时,一些国内商品如煤炭、建材等价格上涨与国内限产、碳达峰导致价格上涨预期等有关。


从目前世界经济发展看,全球经济并不支持物价持续、大幅度上涨。


一是在世界进入数字化、智能化时代背景下,全球经济经历2008年次贷危机和新冠肺炎疫情两轮冲击后,低增长、高杆杆、高收入差距的格局尚不会改变。二是世界经济2020年下降3.3%,今年预计增长6%左右,两年平均世界经济增速仍大幅低于3.3%左右的潜在水平。疫情影响了各国的需求和生产,但目前来看,还没有破坏各国的生产能力,影响到各国潜在经济增长水平出现大幅下降。


主要国家中,中国今年能基本恢复正常经济水平,美国估计在明年上半年达到其潜在速度,其他主要国家还需要更长时间才能恢复。所以不能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和通货膨胀问题过多炒作。


今年宏观经济的基本走势


2020年,生产、投资、消费、出口等不同需求的恢复时间和节奏存在差异,出口和房地产率先恢复,然后生产和基建建投开始恢复,最后制造业投资和居民消费开始恢复,这就产生了不同基数效应。


随着疫苗接种扩大和疫情得到控制,消费者的信心会不断提升,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会有所提高,消费继续复苏。制造业产能利用率已达到历史较高水平,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体上明显改善,金融对制造业支持力度加大,制造业投资会恢复增长。国内库存水平总体不高,价格上涨会推动企业主动增加一些库存,在其他国家没有达到群体免疫之前,我国出口会保持较快增长,房地产和基建投资也基本稳定。


预计今年二、三季度,我国经济的环比增速会有所提高。二、三季度同比增速分别为8%和6%左右,四季度降至5%左右,全年经济增长8.5%左右。工业品出厂价格上涨幅度在二季度达到峰值后会有所减缓,全年预计上涨5%。


预计明年全年经济增速约在5%~6%区间。


需要关注的几个问题


第一,中美经贸关系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美国等国家对我国进行技术封锁和金融打压,限制核心零部件出口,全球产业布局将从注重成本转向注重安全和效率,涉及人民生命安全和国家安全的一些产业出现回流本国的现象,影响我国供应链和产业链安全,也包括能源、粮食、信息安全等领域。如果美国继续采取宽松的财政和货币等“高压经济政策”,其实际经济增速可能很快超过潜在增速,引发通货膨胀和利率、汇率波动,加剧资本外流。


第二,金融风险问题。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的政策退出后,部分企业利润会下降,企业违约会增加,银行的资产质量会受影响。地方政府财政困难,债务负担上升,信托、债市等资本市场金融风险会进一步暴露。


第三,房地产调控、碳达峰碳中和等问题。坚持目标任务不动摇的基础上,更多利用市场手段、经济手段、法制手段,更好发挥激励和约束机制作用,稳定市场预期,尽量避免行政手段和一刀切。


几点建议


第一,按照一季度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保持宏观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不急转弯。针对制造业投资和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的政策要保持下去。在现有资本管制政策基本不变的基础上,保持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对冲美国等政策的外溢效应。


第二,完善体制机制,发挥好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不失时机推动房地产税出台,加快建立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发挥绿色金融的作用。防止对经济运行调控采取运动式、一刀切的办法。


第三,加强预期管理。准确判断经济形势,科学解读经济政策,妥善处理国际经贸关系,避免炒作。引导商品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健康发展,适时提高交易保证金。加强各国间经济政策协调,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和各种非关税壁垒,降低企业面对的不确定性。



财富观点

WEALTH VIEWS

祝宝良:不能对大宗商品涨价和通货膨胀问题过多炒作,物价不会持续大幅上涨